阿狗是一个侠客

声明: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。

阿狗是一个侠客

文/黑狗

  

  西风瘦马,我又站在了这座破败而有荒凉的坟前。

  

  坟上的草儿枯了,零星的绿点已然遮不住这片荒凉的小坟堆,我俯下身顺势坐在了地上,掂量了一下我手中所剩不多酒水的葫芦,掏出怀中的木板,默默的刻上四个字“侠客阿狗”。

  

“阿狗,我又来了!”

  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衣裳,我只能干笑两声,顺势将葫芦里的酒水撒在了土堆前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是一个侠客,在我看来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是我小时共患难的同行,同在街上讨饭过日子,他不像我,应该说不像大部分人。

  

  矮小的身材,黢黑的眼珠,腰中总别着不知道在哪颗歪脖子树上撅下来的树杈子,虽然没啥威力,但是好在看起来挺有侠客那个意思。

  

  每次笑起来泛黄的牙齿,总是带着几片新鲜的绿叶,给他本不英俊的脸上,增添了几分滑稽。

  

“阿狗,我现在承认你是一个侠客!“

  阿狗不知从那里听说的侠客故事,一天到晚总是缠着我,说那江湖中人,义子当头,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什么美女爱英雄。

  

  什么美女爱英雄,看到街上的“小菜花”,第一个逃跑的就是他。

  

  在我看来,吃饱就是侠客,就是大侠,要是能弄来几片红烧肉,那就是英雄级别的人物。

  

  ”管他什么侠客不侠客,你给我一个馒头,我叫你爹都行!“ 我对阿狗骂道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嘿嘿笑道:”你看这是什么?“

  

  说完从他瘪瘪的衣服夹层里,拿出半个被泡烂半边的白馒头。

  

  黢黑的眼珠盯着我,我则抬起头盯着那半拉子馒头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知道我有几天没有吃过正常的饭了,在这狗日的世道下,正常人家勉强糊口,有钱的大爷们夜夜笙歌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低头看着我,恶狠狠的骂道:“狗崽子,就知道吃,叫爹,小爷兴许善心大发,就把馒头赏给你了!”。

  

  我大声的喊道“你是我亲爹!”。

  

  顺势抢过馒头,我以为阿狗又会冲上来揍我,但是出奇意料的是,他竟然没有,只是在原地盯着我。

  

  我被他看的怕了,本来已经塞进嘴里的馒头,又拿了下来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只是笑了笑,说了声“吃吧,我说到做到”!

  

  我饥不择食,两三口就将世间的美味给解决了,阿狗顺势打了我的背部一下。

  

  “狗日的,老子辛苦抢到的,你这么一会就给老子解决了!”,阿狗冲着我笑道!

  

  我只是看着阿狗傻笑,不经意的瞥见让脸上的淤青和被扯得到处是口子的衣服,再看他的牙齿已不见了那几抹绿菜叶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看我盯着他,整了一下衣服,着重别了别腰中的破烂树枝!

  

  “阿狗,我承认你是一个侠客了”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只是看着我,嘿嘿笑着!

  

阿狗,侠客不是你这样当的

  

  那日,阿狗又不知道到哪里晃荡了。

  

  我在客栈门外徘徊,看看能不能等到哪个大傻冒突发善心,客栈伙计已经出来几次驱赶我,但是我没有理睬他。

  

  到了夜里,我依旧没有等到傻冒的大发善心,我又在和阿狗经常碰面的地方,一连几日,我依旧没有等到阿狗!

  

  当我以为这个大傻冒嫌弃我,不再来这了的时候,阿狗竟然来了。

  

  可是这次等来的阿狗好像变了,他没了以前的笑声,

  

  只是默默的走到我的身前,我看着他,这次并没有收到已经习惯的“阿狗锁喉功”,

  

  阿狗只是慢慢走近我,没有言语,默默的坐在我的旁边。

  

  沉默片刻,阿狗开始说话。

  

  “小馒头,你相信世上真的有大侠吗?”

  

  我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个和以往不太相同的阿狗,我正准备一脚上去的时候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突然大声的嚷道说到“狗屁的侠客,我他妈的才不是侠客的,我就是一个臭要饭的!”

  

  这时我才注意到阿狗腰间的烂树枝已经不在腰间,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上。

  

  此时的我,不知道应该怎么做,只能顺着阿狗的旁边坐下,默默的看着黑黢黢的夜。

  

  阿狗只是将他的脑袋埋在双腿之间,趁着不太明亮的月色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发现阿狗的肩膀在微微的抖动,但是我却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。

  

  次日,当我醒来的时候,身旁不远多了一座小土堆,旁边还有半个已经冰凉发硬的白馒头。

  

  我又想起了,阿狗说的:“你看,这白白的馒头,像不像那座怡香苑里面姐姐们的…..”;

  

  阿狗说着用手比划着。

  

  我突然笑了起来,环顾四周,阿狗已经不在旁边。

  

阿狗你个狗日的,怎么消失了

  

  阿狗自此之后,我再也没能遇见。

  

  隔了几日,我才知道,阿狗与我最后见面的前几天,是因为偷了街上路人的钱包,被一堆人谩骂殴打,好像还被官府的人带走了。

  

  可我想这事情很正常,阿狗不至于这样不来见我。

  

  我突然想到,那天之后多出的小土包,我匆忙的赶到小土包旁边,挖开了土包,土包里面赫然的放着一个钱袋子和阿狗的烂树枝。

  

  我无法置信,阿狗真的偷了人东西,我匆忙的拿起钱袋子,胡乱的又将树枝重新埋在了土堆里。

  

  凭借周围的小道消息,我赶到了县衙大门口,因为丢失钱袋子的人正在那里,而小偷也最终抓到,并非阿狗是另一个惯犯。看着与小偷争得红眼的失主,我并没有选择将钱袋子交出来。

  

  我默默的离开县衙,走在街上,刺骨的西风又来了,可是我再也不会见到那个“侠客阿狗”了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文/黑狗

  2020年11月26日

  

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