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原纪

文/公子钺桉

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,只记得,多年以前,那里曾是一片荒园。

小园子里几株几乎枯死的小树苗,没有雨水,太阳也极少出现,有时候我怀疑是太阳出现的角度不对,没有活着的植物,偶尔太阳从云层里冷漠地偷窥一眼,便又消失了。

也曾有人路过,到这荒园里瞧瞧,奇怪的是来到这里之后,我发现看不到人的性别。第一个走进我荒园里人出现了,我们一起种了一些花花草草,其中最多的大概是玫瑰花了,记得有一株玫瑰花,可能是我们都不怎么会打理,长得也是半死不活的,我想有没有更会养花的人呢?他被我赶走了,甚至破坏了保护花草的围栏,让花草遭受了凄风苦雨,那个人只能眼睁睁的流着眼泪,站在园子外面看着,守了整整一个月,最后我还是没让他走进这个园子,还拔起了所有人家种的所有的花草,那天荒园里的土都变了颜色。

我只是张望着远方,也许世上真的有种花草的人吧!果然真的有,第二个人停留在荒园的门口,说这片园子真不错,问我是不是要一起种,我心说这人应该是会种的吧!起初人家种的玫瑰倒也长得极好,对于我这种不懂花草的人来说,玫瑰能活着便是极好,只是一段时间之后,他嫌园子太小,想找更大的园子,甚至不时的推倒园子的墙。

有时候玫瑰花的刺会扎到他的手,他便想种更多其他更美丽的花种,拥有更多他自认为比玫瑰更好看的花种。

渐渐地,他到了白天就把种好的玫瑰统统拔掉,晚上的时候又觉得拔掉了太可惜,对不起这么好看的花,又重新种上。然后反复地告诉我她要拔掉所有的花。日复一日,有时候我感觉自己要疯掉。

直到他离去,我终于发现园子里的土地变了颜色,不是花瓣掉在了地上,而是花的跟茎在出血染红了园子的泥土。终于他还是离开了,留下了园子里乱七八糟便再也没有人能够和我一起打理了。他曾回来过,跟我说要再重新和我一起安心种出最好的玫瑰,他再也不去钻研其他不合时宜的花种了。只是此时我的园子里再也种不出最初的花了,我将他拒之门外。

时间渐逝,园子里的泥土也终于稍稍恢复了,不过我还是推倒了园子里四方围墙,从此荒园变成了荒原,墙的外围四周多土石,空气冰冷,透着些许的冷漠。它成了真正的荒原,它一眼望不到头,它无边无际。天气不好的时候,迷雾重重,用所有学到的知识都难以辨认方向,原来这里是另一个世界。

有一天,我听远方的朋友寄来一封信,纸上只有一句话:“逗号湖的莲花开的让人心疼。”那一天我感触颇深。是啊,我为什么不修一片湖呢,湖里也可以种花。逗号湖的形状就像逗号,两个逗号就可以修出一片小岛了,既然花会枯萎、爱会凋零,那就种一棵树,树长大了当是不惧风雨的。

经历一段时间,终于慢慢地修成了,湖里的花自然的开谢,湖心的小岛上小树发芽任其生长。我一个人待在这片岛上,孤独的经历四季,雨来时与小树一起淋雨,风来时,与小树一起开怀。也会在黑夜忧伤到哭泣,也会在黎明激动心喜,有过黯然神伤,有过壮志在怀。我只是一直没有说话,看着小树苗长大,在吸收阳光和风雨。

我要去荒原看看。我开始往一个方向走,所到之处,皆是荒芜,偶尔能见一两个人,表情皆是忧伤,我还记得遇到过一个人,我一直跟着他后面不远不近的跟随着,无形之中变成了他的跟随者、同行者,跟随了差不多有好一阵子之后,我恍然发现跟着那个人后面的那个人竟然是我自己,否则怎么会跟我长的一模一样,他是我吗?很难说,我想看看他去哪里,就只能跟着他后面不远不近的跟随着,我又变成了自己的跟随者,有时候我跟着自己(他)后面,发现他说话做事又不像我了,而是像另外一个人,有时候他思考问题的方式又跟我一摸一样,很是奇怪呢!他也会偶尔会回头看我。

终于有一天,我醒来,发现雾太浓了,他不见了,他跟随着的人也不见了。渐渐地,这里不怎么出现晴天了,很少见到阳光。即使是阴天,四处都流淌着薄雾,而我也开始记不清一些事情了。日子越久,我越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在缓缓的流逝,数不清多少个夜里,总是有什么在吃我的心,在吞噬我的记忆。遗憾的是我醒过不来,也无能为力。只能默默的沉沦于噬心之苦。

天气阴沉,没有阳光,无法辨别方向。我能感受到树的方向在后面,那就向前继续出发。阴天更阴沉,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。雪花落在身上,日日夜夜的荒芜里,我又感觉到我曾经十分不舍的记忆,正在一点一点地渐行渐远,直到他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而我,已渐渐想不起自己的名字。

于上海

查看评论